政法文化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政法文化

一个警察三个妈

时间:  2022/11/11 10:33:31  


    

□ 刘卫国


这几天,母亲这一词一直萦绕在我耳边。这辈子我有三位母亲,两位已经逝去,一位健在。三位母亲,让我这个做警察的儿子记忆一生,对于我警察职业影响至今。


对于母亲,有着说不完的故事。


第一位母亲是我亲生母亲。 


当警察过年过节回不了家已是寻常,尽管如此,母亲在世时还是到了节前忙着张罗,希望儿孙们“突然”回家,尝尝她的拿手菜。2010年农历腊月二十九,眼见到了除夕,我奉公安局党委之命到耀县、阎良等车站派出所督导工作,即将到达目的地时,大姐打来电话,说母亲张罗饭菜时摔了一脚,髌骨骨折。 


我是遗腹子,父亲在我出生一个月前去世。母亲将自己的心血倾注到了5个孩子身上。眼下,5个子女分别在西安、咸阳等地成了家,买了房,她自己仍独自居住在马嵬坡火车站那间老土屋。我们试图将母亲接到西安享受天伦之乐,但时间不长她就会闹着回老家。后来我才明白,她的孙女上学、儿子和媳妇都上班,母亲怕孩子们分心,影响工作,所以执意回家。


这次也是。母亲髌骨骨折,幸亏二哥刚好回去看望,将她送到三嫂工作的医院,母亲再三叮咛,给谁也不要说,怕的是影响儿女们工作。三哥还是忍不住,给西安刚刚退休的大姐打来电话。


我没敢给母亲打电话问候,怕三哥被母亲数落。督导工作结束后第一时间赶回母亲身边…… 


第二位母亲是我的丈母娘。丈母娘骨子里很善良,眼睛里却容不得半粒沙子。记得有一次,铁路沿线某派出所查获一起使用假票证案,犯罪嫌疑人被抓,要行政拘留。其家属知道我在公安局上班,于是跑到丈母娘家求情,丈母娘没客气:“你们犯的是国法,找我儿子也没用。你们不用再找我了,我不会给孩子们添乱。”


丈母娘家在临潼,离我们所辖的临潼车站派出所不足500米。上世纪90年代末我刚结婚的时候,派出所没有食堂,当时派出所刚分来一名家在外地的大学生,吃饭都是“打游击”。丈母娘是个热心人,但凡到了饭点,丈母娘总会托人捎话让这名民警去家里吃饭。丈母娘说:“多一个人吃饭,也就是锅里多加一碗水,没有啥。”


有一次,丈母娘得知我要同临潼车站派出所的民警随警采访,便卤好两只鸡送到派出所。我们出差的地方大雪封山,在一间小小民舍,和同事分吃丈母娘卤的烧鸡,那个香啊。一直到现在,我和我的伙计们每每想起,都是馋涎欲滴。


第三位母亲是徐妈。徐妈是大嫂的母亲。记得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由于家境贫寒,寒假是在徐妈家度过的。徐妈对我的关爱胜过对她的几个子女,那个时候家里都穷,但就在这个寒假,徐妈让我感觉到人生的“丰衣足食”,让我“为所欲为”。


记忆最深的是一天晚上徐妈问我吃豆花不,打我记事起还不知道什么是豆花。于是第二天凌晨4点多,徐妈起床,我也醒了,看着徐妈将泡好的黄豆倒入石磨。


徐妈边磨豆子边对我说,做人就像磨豆子,要一步一步来,将来长大,干什么事情也一样,豆子要磨细,基础打好了,浆水才好,喝豆浆也好,点豆腐也好,豆香味才更加浓郁。


后来我当了警察,徐妈很是欣慰,说老伍(我的小名)有出息。


徐妈一直把我当儿子看待,她住在陕西宝鸡的凤州火车站,归我们管辖,有一个派出所,但凡到凤州出差,我都会去看徐妈。每次去,徐妈总是唠叨两件事,第一是嫌我买东西乱花钱,第二是嘱咐我好好工作,“穿上国家的衣服,就要对得起身上这身衣服”。


(作者单位:西安铁路公安局西安公安处)




来源:法治日报
责任编辑:马静

版权所有 中共敦煌市委政法委员会 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您是第 位访客

地址:甘肃省酒泉市敦煌市沙州镇阳关中路7号  服务电话:0931-8883786  邮箱:gspa2010@163.com

主办: 中共敦煌市委政法委员会 陇ICP备20002228号-1 甘公网安备 62098202000292号